终其一生,我们只不过在寻找自己

0%

深圳地上的地下室

自从6月来深圳,我就一直住在帝景园。
住在这里,唯一的目的就是离公司近。
这里是离公司最近的小区,没有之一。
我出门5分钟可以到楼上,中午吃完饭也可以回去睡个午觉。
虽然这边房租会高一些,同样的价格只有更小的房子,而且这一片科技园并不是生活区。
就是那种只有周间会熙熙攘攘,到了周末就冷冷清清的办公区域。
但是我不想多花任何一分钟在通勤上,尤其是等车,给时间安排上加了太多限制。
 
期初,我觉得这个小区是比较高档的(事实上确实高档,房价10w+)。
在小区门口有一个标识“私家花园,外车勿入”。
私家花园这个词一下子拉高了逼格。
小区分一期和二期,一期是7层,无电梯。二期是11层,电梯房。
一期的一楼和二楼有个小院子,以及六楼和七楼有个楼顶大阳台,复式房子。
一期的三四五层和二期是单层普通公寓,一百平出头。
进了小区大门,左手边是一期的复式庭园,右手边都是豪车。
奥迪宝马都是普普通通,宾利卡宴也很常见。毕竟房子都是千万,十万百万的车不足为奇。
有一辆粉色的卡宴我印象很深,因为车主是和我年龄相仿的女生。
打扮很时髦。
 
走在路上,看到车里的人经过,我经常都在思考,他们的原始财富都是哪里来的。
是因为深圳土著?享受了房产红利?
还是在做生意?成为了某个领域的小老板?
亦或者是创业小成的某个互联网CEO?
(其实大部分人是有钱的普通人罢了)
 
除了一部分是家庭自住,剩下的都是像我这样的上班族租房。
在楼下往上望去,偶尔可以发现几间房子是上下铺,阳台上搭满了员工服。
大概率是哪个饭店租来当宿舍了。
“这么小的房子,怎么容得下那么多人,哎”我每次看到,我都会想到这个。
 
面对着随便一个都要上千万房子,以及我实习8k的工资,和可预见的入职工资。
难免会去思考,如果在这里买房,需要多少年,才能付清首付。
每次想到这里,我都意识到打工下去是不可能的,一定要做点什么。
 
扯远了。
 
回到最近。
事情是这样的,我本来是租的自如的房子。10楼。合租。四室一厅一卫。
我住的是次卧,10平,一柜一床一桌一凳。能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。
飘窗很大,朝北,北边是一条马路,无遮拦,视野很好,可以望到几公里之外。
这也是我刚开始选择这个屋子的原因,(当然还有价格不贵。
这个房子本来是三室,但是自如把客厅隔了出来当主卧,变成四室。
常见操作。
入住后才发现,主卧住的是一对情侣。无形中增加了卫生间的负载。
整体感觉中规中矩,虽然有点拥挤,但是自如会有人定期打扫公区,卫生条件还可以接受。
唯一让我不能接受的一点是,桌子太小了。房子如果能再大两平米,我就能再加一张桌子。
 
对于一个理工男来说,有一/两个4k大屏显示器,一台DIY的ITX主机,各种电子产品,炫彩的背景灯。
我觉得是大部分人都想要的。我也经常看B站和Youtube上的科技区博主分享自己的桌面。
不过,有一个基本前提。那就是我需要一张桌子。一张大桌子。
 
所以,我诞生了换房子的想法。虽然目前还没有决定好去之后去哪里工作,但是闲暇之余都开始逛BBS和豆瓣。
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源。期初是随便看看,后来就实地考察。
 
自如的房子交代两个背景:

  1. 有一个“大客户”90天免费换租的权益;
  2. 不到一年,退租交一个月违约金,找到接盘的交半个月违约金。

 
机灵的我,把这两个条件结合起来。既然已到9月淡季,我肯定找不到接盘的人,如果退房必扣一个月押金。
何不先换租到一个郊区最便宜的房子,然后再退租。
这样就省下了差价。
 
眼前已经是我租房的第87天,超过90天我就不能免费换租了。
于是,我开始了疯狂看房。
 
第88天,我还是没有找到心仪的房子。
我本来看自如和BBS,小区里的其他房子也没有满足我的要求的。
同事提醒我,可以问问小区保安,他们知道很多房源。
于是乎,我想到了楼下的小卖部。
这个小卖部是一个车库改造的,由一个大叔和大妈经营,其实主营是代收快递。
不同的快递公司直接扔到这,然后社畜下班来自己取快递。
房子的前面是货架,背后是两张床,应该他们俩就住店里。
 
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下班之后,问了一下大妈。
”阿姨,你知道小区里还有房源吗?我想换房子”
“当然有啊,你想看单间的还是整套的”
整套的我租来也找不到人合租啊,我心想。
”单间吧。”
“好好好,我让我老伴带你去看。这房子,洗手间,床,柜子什么都有。”
 
我心生疑惑,这个二期的房子都一样,哪里来的单间,还有独卫?
这么舒服,血赚,幸好来问了一下。
过了一会,大叔出来了,带着一大串钥匙,带我走向隔壁的单元楼。
 
他年龄六十上下,皮肤发黑,感觉是中风或者血栓的后遗症。感觉有点病态。
他不是很严肃。笑嘻嘻的说道。
“这房子很划算的,只要不到两千” 大叔一边找着钥匙,边走边说。
我才发现,大叔的腿应该是有残疾。呈现O字形状。每次走路都是一摇一晃。
”不到两千?怎么可能,自如独卫都是三千五起步,是自如太贵还是我捡到宝了?”我想着。
 
电梯到了七楼,大叔开始开门。
“这房子和我现在住的户型难道不一样吗,为什么有单间?“我疑惑了。
大叔开了门,往里走。
 
瞬间,一股刺鼻的霉味冲到了我的鼻子里。
想吐。
我放眼望去,是一个过道通向阳台,挂满了衣服。需要拨开衣服才能过去。
楼距矮了不少,感觉是两米出头,非常压抑。
走了两米之后,右手边是一个过道,里面坐落有秩的是六间对开的门。
左边三个,右边也是三个。
 
“房中房!”
 
这三个字冒出在我的脑子里。之前只是听说过政府要打击房中房。因为存在各种用火和用电的安全隐患。
没想到真的让我遇到了。
房中房就是业主对于修好的房子内部进行改造,去划出新的单间,改成很多小的房间。
然后租给很多租客,获得更多的租金。
 
我敲了敲“墙壁”,的确,只是木板,不是水泥。
地面上的灰尘保持着湿润,已经像是泥土了。
墙壁的发黄和发黑说明了这已经改造了好久。
房间的门排上,是手写的歪曲的1-6的门牌号。
房子原始的结构被打破。
划分出6个规规矩矩的矩形。
 
大叔找到了钥匙。开了1号门,“来看看吧”,他熟练的打开了电源总闸。
屋里的灯亮了,之前是一片漆黑。
 
我才意识到,这屋子没有窗户!
一个旧的单人床,和三个木板组成的简易小桌子,挤在了屋里。
在这十平米出头的房子里,硬生生的加了一个洗手间。
洗手间的地面高了10公分,原因也很简单。这个洗手间是改造出来的,下面没有水管,所以需要垫高。
房子本来楼距就小,洗手间的顶为了防水不是木板,加了塑料板材。
我随手就能摸到顶。
 
实在是太压抑了。
 
洗手间里没有马桶,是蹲坑。各个角落里都是发黄的污垢。
这时候,一个青年男性进来了,和大叔打了个招呼,“来收租啊”。
大叔应和了一下。然后他打开了3号的房门,进去了。
在他打开房门的时候,我看到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女性,应该是他是对象或者妻子。
屋子里很乱,挤满了箱子。
地上是一个打开的电饭煲,里面还有白粥。
“这也能住两人?”
 
我当场愣住了。
“你要真的想要,可以给你再少点” 大叔说道。
我愣了一下。“不了不了,我… 我想找个大一点的。”
“诶,看看6号,6号大”。他说道,并走向最里面的一间房。
开门之后,我发现,除了多了一个窗户并没有任何差异。
 
“是挺便宜的,我再看看吧。”
“好的好的没关系,你需要就去楼下找我就行了。”大叔也没有什么不开心的。
说完,我就尽快进了电梯,出去了。
 
我下了电梯,大步的向外走去。
大口的呼吸着空气,心情不能平复。
在这繁华的南山,房价10w的小区,外表华丽的公寓楼里,有着这么一副光景。
 
魔幻。
震撼。
 
这些电影里才能看到的情景,我原以为只会出现在哪些破旧的地下室里。
没想到就出现在和我同一栋公寓的楼里。
 
我站在楼下,迟迟没缓过来。
那辆粉色的卡宴从我身边开过,发动机的声浪伴随着车里的低音DJ走远了。
 
第89天的时候,我找到一个新装修的一期复式公寓的二楼的单间。租了下来。
第90天的时候,顺利的把自如换到一个不到一千的房子,退掉了。
 
新装的房子略有气味,但是家具,卫生间,地板,墙壁,都是全新的。很舒心。
躺在床上,一想到那天的那副场景,我就久久不能平静。
于是,我写下了这篇文章。

-------------    你的留言  是我更新的动力😊    -------------